香蕉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花家大少爷回来的消息,以一种传染病般的速度在上流社会传开。

甚至网上几个有后台的大V还放了花严在停车场以及公司外面的照片,用学术式的口气分析了一下花唐两家的恩怨,以及花严回来可能出现的后果,竟然还有人在下面搞了个竞猜……

“姐,怎么样?好吃吧?”这天陈小胖跑到唐家给颜婳送礼,他最近疯狂迷一个模特,追着人家去F国,还自己花钱买了个走秀看台C位。

“听说这个牌子的巧克力专供皇室,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搞到两盒。”陈小胖继续吹嘘,“回头让咱妈和咱姥姥也尝尝!”

颜婳擦了擦嘴,巧克力的确好吃,入口即化,整个客厅都弥漫着香气。不过……

“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?”她问。

唐草在一旁呵呵。

陈小胖搓着手凑过来:“我买了花严那家伙遇到会挨揍,姐……要是见到他,适当性的打两下呗!”

“姐别理这牲口!”唐草踹了陈小胖一脚,“他跟着网上那些傻逼起哄下了注。”

颜婳也知道有人拿这事开了个盘口,她倒是没所谓,倒是朗若贤知道后,竟然也下了注……

跟陈小胖赌的一样→_→

清纯美女树林芭蕾写真演绎唯美林中仙

“都赌什么了?”颜婳还真没仔细看过。

陈小胖来了劲,手舞足蹈的给她讲:“目前赌花严对不屑一顾,继续恶心的占一部分。还有我这样赌会揍她的。还有一小撮傻逼竟然赌们俩会旧情复燃……”

“所以我说参与的人是傻逼,包括!”唐草冷笑,“我姐本来就没多喜欢他。”

陈小胖赶紧说:“那是!姐能是那种吃回头草的马吗?”

说完可能觉得不对,又重形容了句:“姐是那种收破烂的吗!”

“行了行了!”颜婳没好气的说,“我可告诉,我没打人的毛病,也不会好好的见了他就上手。”

当然,她根本不想见这个人。

“可……可大家都在拿当初给他写的情书说事呢!”陈小胖小声说,“说可喜欢花严那家伙了。”

颜婳:ヾ(?`Д′?)?彡(?`⊿′)?

她都把情书的事给忘了……

花炳荣看着大儿子,想说什么最后都化成一声叹息。

“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,休息好了就去公司帮忙。”他原本对这个儿子抱着很大希望,可谁知道他竟然做出毁约私奔的事,这不止让唐家蒙羞,就是花家也成了大家的笑谈。

更别提唐家大房那位借着这事发难,让他把几个垄断的行业上交给了国家。唐家二房还跟他们家彻底决裂,让一些原本二流的家族这几年慢慢挤了上来。

“爸……”花严犹豫了一下,“我合适去公司吗?”

当年因为他花氏的股票下跌,很多元老级别的员工都对他不满意。

“别人对有意见很正常。”花炳荣把茶杯重重的放下,“那就给别人一个对没意见的理由。”

花严沉默不语,花炳荣看着他:“是长子,接下公司的担子是的责任,阿仲从小反骨,我从来就不指望他。”

“人这一辈子谁没做过几件错事呢!才三十多岁,难道下半辈子一直活在内疚中?”花炳荣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“自己好好想想,不过不管怎么样,星期一都要跟我去公司。”

花严终于点了点头: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“爸……”走到书房门口,花严突然转身,“如果当年我直接开口拒绝联姻,而不是带着……私奔,结果会不会好一点。”

花炳荣笑了笑:“当然,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方式。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对方不是唐家,这口气他们只能咽下去。如果我们家不姓花,就保不住。”

“阿严,要记住!当有那个能力站在最高的地方,错与对就都在手里。说它是错,就是错。说它是对,错也是对。”

花严点点头,什么都没说关上了门。

走廊里,花仲双手抱胸。

“要去公司?”

花严笑了笑:“不然去?”

“我才不去。”花仲斜他一眼。

“总要有一个去帮爸,既然不想去,那就我去好了。”

花仲嗤笑道:“去也好,正好有机会认识认识郎若贤。”

“……郎若贤?”花严皱了皱眉,“唐朵的丈夫?”

花仲挑眉:“别说不知道,回来这几天应该也查到不少东西吧!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,跟郎若贤对上,谁更胜一筹。”

“阿仲……”

花仲打断他:“不过我觉得,不如他。至少……他的眼光比好一千倍一万倍。”

“阿仲……”花严哭笑不得,“我是哥。”

花仲冷哼了一声,转身丢下句:“要不是我哥,我早打死了。”

之后,颜婳再没见过花严,就算再巧合也不可能总是遇见。倒是听说白静珠在追求花严,天天跑公司门口堵他,就差跟着他回家了。

“唐睿要结婚了?”五月底唐家广发喜帖,唐睿和花雅婷要举行婚礼了。

作为本家,唐家二房那天得早早去。而且常佩娥作为长辈,还要接受新人的敬茶。白素素特地给常佩娥订做了一件新旗袍,今天正好送过来。

“的礼服准备好了吗?”白素素问颜婳。

颜婳耸了耸肩膀:“郎若贤准备了,我还不知道什么样。”

对于女婿什么事都给女儿办,白素素很满意,抬头看到唐草晃晃悠悠准备出门,把他叫住。

“大伯母说让那天让去当伴郎。”

唐草一副见了鬼的模样:“唐睿同意?”

“他不同意也得同意。”白素素笑了笑,“毕竟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。”

唐草翻着白眼跳坐到沙发上:“我倒是无所谓,就怕那天他犯蠢。”

基本上私下里唐睿跟唐草是从来没有好好说过话的,就算在外头玩遇见了,也要嘲讽对方几句。神奇的是,他们俩竟然很少对上,有时候在同一个会所玩,都能前后脚离开。

“那天我最担心的就是。”白素素用一种知道后果的眼神看着倒霉儿子,“知道大伯要面子,那天要是出点什么事,大家都不好看。”

“那天我生病好了!”唐草无所谓的道,“给他当伴郎,就要一整天都跟着他,妈觉得我们可能不吵架吗?”

颜婳:“妈,找个理由吧!小草的确不适合当伴郎。”

唐睿是个蠢的,唐草又浑不记,这两人在一起时间久肯定要吵架。

“算了。”白素素想了想也是,“回头我跟大伯母说一声。婳婳,那天花家人肯定也在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这么久了,颜婳早就做好了心里建设,那封情书是不是她写的都无所谓,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给同桌学长啥的写过情书呢!

年少轻狂嘛!

唐睿和花雅婷的婚礼,云集了各界名流政商要人,还有星光熠熠的明星。 整个条街都被戒严,只有中央的电视台和记者可以进去报道。

“无忧,等一会看好滚滚,他走完了就领他过来。”

滚滚今天是花童,颜婳不太放心,交代无忧看好他。之前她有建议让无忧去当花童的,大房那边的唐凯是个男孩,和无忧正好一对。

“咱们不讲究,两个男孩就男孩呗!”但是老大媳妇杨燕青坚决要滚滚当花童。

颜婳知道她是嫌弃无忧,觉得一个收养的孩子没资格跟她家孩子一起。颜婳心里有些生气,不过这种日子也实在不好说什么。

“妈妈,我想吃蛋糕!”滚滚盯着三层高的蛋糕看,一点都不想去当什么花童。

颜婳给他整理整理小领结:“好好表现,等会就能吃了。”

“婳婳,快让滚滚过去,要开始了!”老二家的媳妇赵美跑过来,见滚滚还巴拉着颜婳,急忙说,“放心我看着呢,快走!”

颜婳笑了笑:“滚滚去吧!”

无忧伸出手,拉着滚滚跟赵美走了。

今天是唐家的酒席,花家那边是不来的,只有新娘的兄弟过来送亲。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残安排的座位,花严和花仲兄弟俩跟唐家人是一桌……

“敢坐下我就打死!”唐耀一脸凶残的盯着花严说。

花严无奈:“伯父,我……”

“闭嘴,再不走我也打死!”唐耀才不给他面子,继续瞪。

唐草在旁边幸灾乐祸。

“哥,我们换张桌。”花仲站起来,冲颜婳点点头。

等兄弟俩走了,唐耀和唐草嘀嘀咕咕半天不知道说什么。郎若贤公司有事,开席才来。从花严身边走过时,两个男人的目光交汇。

“……那个郎若贤。”花严先收回目光,皱着眉跟弟弟说,“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
花仲凉凉的瞅他一眼:“那又怎么样?他就是个王八蛋,他对朵朵姐好。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知道的。”花严摇头,“算了,当我们没说。”

他们兄弟俩只要涉及到唐朵,就没办法好好说话了。

颜婳去洗手间的时候,遇到特意等跟过来的白静珠。

“有事?”被她拦住,颜婳挺意外,这姑娘莫不是还想被关起来。

白静珠目光不善的盯着她:“唐朵,还喜欢阿严吗?”

颜婳:(▼ヘ▼#)

谁来把这个脑残收了吧!